【市建局哄騙居民簽署不平等協議實錄(三):重建戶上律師樓親身經歷 關注組爭取三邊會談交待】(連載系列)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深水埗市區重建特約記者:江加問

組織者實習計劃學員協力

2016年7月31日

▎上文提要 ▎

較早前,青山道/元州街兩重建戶拒簽不平等條約「退租協議」,因而遭市建局恐嚇「會被政府告」、「係咪想同老婆仔女一齊被人告,又上街?」、「你唔簽會冇得安置」。市建局繼威逼後再使出利誘招數,分別告知兩戶不同的「密訊」,勸說居民簽署,並叫居民「唔好同人講」。上週,續有其他重建戶被市建局要求上中環的律師樓儘快簽署有關協議…

居民上律師樓後拒簽 批「協議」具強迫性 非雙方商討結果

上週五,有住戶黃生及黃太一家人前往律師樓,希望先閱讀有關協議內容,再作決定。在他們到達後,律師先安排他們去一間房間,然後將一份10多頁的法律協議交給他們,就轉身離去,留下他們在房間自行閱讀。

黃生及黃太閱讀該法律協議超過一小時後,律師再進房問他們的考慮結果,黃生表示該文件有很多看不懂的法律字眼,只看到協議內文要求居民先承諾於何時搬遷,但卻沒有任何安置單位的詳情,並要求加上原區安置的條文,律師回應說

『你同我地講係無用,協議條文是由市建局定左,我地亦唔會打俾市建局,市建局係我地客人黎架嘛』

『我的職責只是見證居民簽署市建局讓我們律師樓準備的法律協議,若你們不認同有關條款,可以選擇不簽署,我都係受僱,立場尷尬,今天最多只能夠「破例」解釋協議內的一些重點給你們聽,但亦不能夠逐段解釋。』

律師亦表示,就算居民簽左法律協議後,若日後房署話他們不合資格而拒絕安置,市建局亦不負任何責任,市建局只是會盡量促成他們可以獲得公屋安置。黃生希望今天先將協議文件帶走,征求法律意見,再作決定,但律師竟表示

『份文件係不能帶走,你們需要自行去另外聘請律師,再由律師出信問我們索取這份法律協議。』

最後,黃生及黃太一家人決定今天拒簽有關協議,黃生認為「協議」的意思是雙方商討協商而成,但現時卻是市建局單方面將意願強加居民身上,強迫居民去簽署。市建局當初話要以人為本,話會做到原區安置,到頭來卻一句都沒實現。黃生亦致電通知市建局跟進職員,惟該職員恫嚇他說即使今天不簽署,最遲於下週五前(5/8)亦要簽署,否則市建局將會重新審核他們一家的安置資格。

投影片1

居民大會批市建做法 續爭取三邊會談 

日前,街坊關注組亦召開居民大會,商討事態發展。會上多戶居民批評市建局現時對拒簽協議的住戶個別地給予不同的口頭承諾,例如有人被告知「簽了退租後,可以暫時不派樓給你,待有原區單位才派」,又叫居民「唔好同人講」,又有人獲市建局職員親自送回「意向書」(填寫意向的回郵信件,不具法律效力),被容許他寫上「要求蘇屋邨」,如他之後簽署退租協議,可獲優先派發蘇屋邨單位,質疑這些說法是否可信,因為市建局沒有任何白紙黑字的承諾,亦沒有在任何公開場合上作出承諾,日後市建局不遵守在電話上的口頭承諾,亦無從追究。

街坊關注組認為要繼續責成深水埗區議會儘快召開一個由居民、區議員及市建局代表出席的三邊會談,商討東京街/福榮街及青山道/元州街兩重建區的租戶安置問題。關注組認為市建局須在會上向所有居民交待原區安置及蘇屋邨單位的情況,確保所有重建戶均有平等資訊及平等對待,以及交待若本年12月31日仍未能安排原區安置,是否會逼遷青山道/元州街居民。

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約14字

【市建局哄騙居民簽署不平等協議實錄(二): 市建威迫利誘不果 突提新方案 居民憂「糖衣毒藥」】(連載系列)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深水埗市區重建特約記者:江加問

2016年7月25日

▎上文提要 ▎

兩戶青山道街坊陳生及林生在面對市建局各種威迫利誘的壓力下,於7月22日當天仍然堅持拒上律師樓簽署不平等協議,爭取原區安置權益。在事隔不足兩小時後,市建局卻突然向其中一位街坊提出新方案,並勸說街坊可以延期至下星期再去簽…

▎市建局突提新方案 惟陷阱多籮籮 ▎

兩戶街坊拒簽不平等協議後,市建局另一位職員陸小姐(疑似較高級)突然致電林生,說現時市建局有一個新方案,就是街坊過去曾簽署了一份意向書去選擇 接受安置,抑或賠償,該職員表示可先退回意向書給街坊另外寫上「我要蘇屋邨」,但律師樓的協議仍然不會寫上有關承諾,不過職員聲稱只要街坊在意向書寫上有關字眼,然後再上律師樓簽署退租協議,日後市建局一旦正式取得蘇屋邨單位後,會優先派給該戶街坊。

然而林生再追問職員陸小姐若蘇屋邨的入伙紙再延期,或市建局未能短期取得房署的蘇屋邨單位,市建局會如何處理,因為退租協議要求街坊須於今年12月 將單位交回給市建局,該職員卻回覆說:

『到時若果市建局到年尾仍然未能取得蘇屋邨單位,咁就可能都係派非原區既單位,若街坊唔接受,到時都會清場』

最後,陸小姐指派另一職員梁生於下午5時親身將意向書送上林生住處,請林生寫上「我要蘇屋邨」,並勸說林生考慮可以在下週二上律師樓簽退租協議,不 過林生認為新方案仍然陷阱多多,因為意向書不具備法律效力,亦只是居民單方面表達意願,但上律師樓簽署的退租協議條文卻一邊倒地傾向保障市建局利益,置街坊權益於不顧,認為需要和其他關注組街坊再商討,是否簽署該不平等協議。

NEW

▎恫嚇居民於下週四前接受新方案 否則失去安置資格? ▎

另外,林生亦表示市建局職員恫嚇他說:

『在6月簽署意向書,表示同意接受市建局安置,有效期是四個星期,下週四之後就會失效,若你仍然拒絕上律師樓 簽署退租協議,日後是否仍然會安置你,就要交由上司重新審批。』

林生聽到後,認為十分荒謬,現在是市建局來拆樓,街坊只是要求市建局承諾原區安置,卻反而 被威脅連基本的安置資格都會喪失?

▎市建局欺善怕惡? 其他居民對新方案不知情 ▎

另一戶拒簽退租協議的陳生,於下午3時仍有再次收到職員徐小姐的來電,但卻並沒提及過有關新方案,只勸說陳生和屋企的老婆子女再次商討,會否於下星 期一再去簽署有關協議。陳生聽到林生的最新近況後,深感市建局做法之不公平,質疑市建局是否認為有子女的街坊有較多生活顧慮,所以可以多加欺負?

另外,兩個重建區內亦有其他之前在市建局威迫下簽署有關協議的街坊,亦未得悉市建局的新做法,憂慮是否之前沒有在意向書表明要求原區安置,市建局對他們的安置就會更差…

欲知最新事態發展,請繼續收看連載報導…

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約10字

市建退租協議霸道 兩戶居民拒簽

▎市建退租協議霸道 兩戶居民拒簽 ▎

(原文轉載自: odaaghk, 深水埗市區重建特約記者:江加問 2016年7月24日)

早前我們曾報導,青山道/元州街及東京街/福榮街兩區重建關注組,街坊及義工,一行十數人於7月21日到深水埗區議會請願,抗議市建局迫使街坊簽署只有利於市建局設下迫遷日期的[退租協議]等。該協議只要求街坊承諾於今年12月前要搬離現居,但卻沒有任何安置單位的詳情。有街坊鄧伯伯,將近80歲,一人居住,在簽署有關協議後竟被市建局要求由長沙灣搬往將軍澳居住。

區議會主席張永森在會上呼籲街坊「唔好簽住法律文件,我建議大家唔好簽住」,讓區議會有多些時間跟進,關注組街坊林小姐及義工向主席表示市建局職員恫嚇街坊「在指定日期唔簽就無得安置架喇,會被趕走架」,主席直斥「無可能既,果度可以大家安排時間再延遲架姐,所以你地唔好簽住」。

在關注組請願翌日,兩戶青山道街坊林生及陳生,原被市建局要求於當天上律師樓簽署退租協議,惟街坊深感權益受損,最終拒絕出席簽署。

photo221111526808987702

  ▎威迫利誘玩分化 街坊堅持不就範 ▎

林生及陳生於早上分別致電其市建局跟進職員,表示由於有關協議未有原區安置的確切承諾,對居民毫無保障,因此今天下午將不會上律師樓簽署有關協議。市建局職員聽到街坊拒絕出席後,隨即以各種利誘或恫嚇的說話,希望迫使他們於當天中午繼續去律師樓簽署該不平等協議,摘錄如下:

街坊林生的情況

市建局職員吳生最初向林生表示既然街坊知道市建局會預留蘇屋邨,就更應該快些簽署退租協議,否則到時單位派完,就會無得原區安置,林生反問該職員有沒有看過市建局和房屋署預留蘇屋邨單位的圖表,並向該職員解釋:

『你市區重建局同房屋署有一個就重建區預留蘇屋邨單位既表,寫住要預留13個2人既蘇屋邨單位給青山道/元州街重建項目,要預留5個2人單位俾東京街/福榮街重建項目,即係知道我地本身有幾多人有安置需要,所以先預留到呢d單位係度既』

林生對職員表示市建局應該預計了居民原區安置的需要,若果居然係「派完就無」,就是市建局失職,並再次強調今天中午不會去律師樓簽署有關協議。

林生認為,市建局職員對於街坊能夠知道這麼多資訊覺得訝異,而他亦表示自己會參與街坊關注組,讓市建局知道街坊不是會孤立無援,而是會互相連結。

街坊陳生的情況

市建局職員徐小姐最初聽到陳生表示拒簽協議後,表示街坊可以先簽協議,她會代為安排,等到有深水埗區單位先安排他去抽樓,更聲稱「上頭已和房屋署開會,話這幾個月就會有蘇屋邨」,又叮囑陳生切勿和其他街坊說。陳生亦轉述區議會主席張永森呼籲街坊先不要簽署該協議,該職員卻冷笑說「邊個黎架?」,又反問陳生「區議員知道我地既程序多D,定係我地係入面做野既知道程序D呢?」。其後該職員更開始恫嚇陳生說:

『你唔簽既話,你唔好話等呀,你無機會上樓架喇,你係咪想一家大小都繼續係度,跟住俾政府告呀,跟住大家一齊去請願呀?講真,你一個人就無所謂姐,你又有老婆,又有兩個仔女,係未先,到時搞到你要上庭,又要行街,到時有乜謂呢?』

最後,該職員又再次勸說陳生聲稱未來幾個月可能就會向房署取得原區的安置單位,不過又再次叮囑陳生說不要將這個消息告知其他人。

面對恫嚇,陳生仍然堅持原有決定,不會於當天中午去簽署有關協議,因為覺得口頭承諾並不可信,相反退租協議卻是有效的法律文件,當中卻沒有任何關於原區安置或蘇屋邨的協議。另外,陳生亦不明白為何不能將市建局向房署預留公屋單位的消息說給其他街坊知道,覺得原區安置是每一戶街坊的基本權益,自己不能聽到重要資訊,卻自私地收起來,不告知其他正在爭取的街坊。

  ▎小結 ▎

林生和陳生均表示其實明白到市建局職員都只是打工,無意留難或責怪他們,要求居民簽署不平等協議是市建局的政策問題,他們亦只是收到上頭指示,要以各種方式令居民上律師樓簽署,否則飯碗難保。不過面對重建政策的不公義,街坊亦需要捍衛自身的住屋權益,讓家人和子女可以在重建後有一個較合理的居住環境,而非更差的生活。

在兩戶街坊拒簽不平等協議後,事隔不足兩小時後,市建局突然向林生提新方案….

欲知後事如何,請繼續收看連載系列….

【東青區最新報導】:社區網絡是什麼?居民心聲 VS 市建局邏輯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Slide1Slide2

深水埗重建特約記者: 江

協力:組織者實習計劃2016學員 問

製圖: 江及婷

過去兩個月我們曾多次報導,市建局現時進行的兩個長沙灣重建項目-東京街/福榮街和青山道/元州街項目,不但未能做到原區安置受影響居民,違犯《市區重建策略》維持受影響居民社區網絡的承諾,甚至有不少居民被派往超過50年樓齡的公屋,隨時短時間內再次被重建,極不合理!

集體爭取有進展 惟原區安置仍未落實

不過,兩區街坊重建關注組過去幾個月發起連串爭取行動,包括邀請學者和議員出席重建區的公開論壇、集體向區議會請願等等,市建局的惡行終於有所收斂,在本月向多戶青山道/元州街居民派發的安置名單中,全是近年落成的新單位。

然而,新單位全部是遠離深水埗區,部份單位更遠至鯉魚門,有居民表示從未去過鯉魚門,對於要搬離熟悉的深水埗區十分擔憂,亦不明白深水埗現時有十多條公共屋邨,亦有新屋邨正在興建,而市建局開展重建項目多年,為何仍然未能預留單位做到原區安置。

小朋友需跨區上學 市建局籲早些起身!

青山道住戶雷太表示,小朋友現時已報讀深水埗區的幼稚園,將於9月正式上學,日後若搬去九龍東的地區如牛頭角或鯉魚門,將要跨區上學,對她的生活造成極大不便。若現時安排轉校,尋找學位亦十分困難。

可是,市建局職員在勸說她接受時,竟表示「你和小朋友現在8點起身返學,將來再早半個鐘起身囉,搭地鐵都唔係好遠姐」,令雷太十分無奈。

趕離基層社區 去新區行大商場?  

另一住戶李太表示,深水埗區是基層社區,讓草根市民較能夠負擔生活所需。對她來說,鄰近青山道的保安道街市不止是地點方便,更是價格廉宜,「平日黃昏時間我可以係街市用5蚊買到4條節瓜,足夠我和先生吃幾餐」。李太亦表示再過幾年她和先生年紀漸大,能夠找到工作的機會愈來愈少,只能夠靠儲蓄渡日,對於日常生活開支,更需要精打細算。而她亦留意到深水埗有較多對基層街坊的社區支援,例如各類社區飯堂等等,這令她對未來要搬離深水埗區的生活更加惆悵。

而最令李太覺得難以理解的是市建局職員勸說她可以考慮搬去牛頭角時,竟表示「當區有好多大商場,你得閒果陣可以行商場」,她當場的回應是「我地小市民點負擔得起係大商場買野呢!」

勿背離以「人」為本精神 市建局原區安置有責

原有社區生活的網絡,與每戶重建居民一家人的生活質素息息相關,《市區重建策略》列明重建要「以人為先」,正是要求市建局要以受影響居民的需要為先,保全他們的社區網絡。可是,市建局現時的實際做法就是將重建居民趕離原有社區,由九龍西趕離至九龍東的做法,與原有宗旨背道而馳!

View original post